案件系列026-山西榆次特大杀人案

2001年10月26日,山西榆次区警方接到报警,报警人称村里死了很多人,大部分都是被枪打死的,听完报案人的讲述后,警方不敢怠慢,立即派队前往案发地。
警方到达目的地后,发现有多个凶案现场,每个现场都有村民驻足观望,据统计,此村死亡人数多达14人,大多数都是以家庭为单位,有知情人提供线索,凶手是本村的胡文海。
嫌疑人-胡文海警方一边安排人手追寻胡文海行踪,另一边走访周边群众,寻找案件相关信息,据村民反映,胡文海本是在村里承包煤矿的,先是承包了三年,后来不知怎么的,又白白多包了两年,再后来村里改变承包方式,以招标方式筛选承包人,而胡文海却始终要求以原价继续承包煤矿,但被当时的村支书胡根生拒绝了,从那时起,胡文海便对胡根生产生了恨意。
而就在那时,时任供销公司经理的贾润全,向胡文海提议,去市里上访,告村委会贪污受贿,谎报开采的煤炭数量,偷税漏税,并叮嘱胡文海上访要准备两样东西,一是证据,二是钱,胡文海听从了贾润全的建议,通过渠道搞到了煤矿上的工人工资表,因为当时的工资是按件结算,所以通过工资表可以推出大概的煤矿产量,另外因为胡文海先前几年承包煤矿,挣了不少钱,手头比较宽裕,东西都准备好后,胡文海便上路了。
但上访之路并没有想的那么顺利,要么就是部分单位不受理,要么就是互相搪塞。胡文海受尽了冷眼。心中的恨意也逐渐加深。但他并没有放弃继续上访。
在多次不停的越级上报后,稽查处派人来到大峪口村调查,但去了五,六次,都因没有证据而不了了之。但因为反复的调查,惹恼了当时煤矿矿长刘海生。刘海生因为此事,曾动手打过给胡文海出主意的贾润全。
以上事件只是胡文海杀人的引子,胡文海被抓后,供述自己真正产生杀意的一件事是在99年6月19日的时候,胡文海与本村高彦书,高彦堂两兄弟,因“浇地”一事发生争执,并发生械斗,械斗中,胡文海头部被铁锹劈伤,住进了医院,高家两兄弟,惧怕胡文海报复,连夜携带家眷躲避。待胡文海伤愈出院后,当时新任的村委书记李利生(高彦堂姐夫)委托前任村书记胡根生前来调停,并许诺两万元的补偿。
但胡文海觉得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一是因为高家两兄弟属外来户,根基不牢,而自己在村里属大户,名声在外,是个狠人,平日无人敢惹,二是因为两家平日并无恩怨,三是在争斗中,二人都是在下死手,似乎要致他于死地。胡文海觉得高家两兄弟的做法,肯定是有人授意,反复追问后,高家兄弟都说没有。
但就从此事件开始,胡文海便起了杀心,他觉得,如果自己再不行动,早晚会被他们弄死,他一边暗中调查都有哪些人参与,另一边准备行凶武器。他从刘海旺处弄得3.7公斤炸药,雷管5枚,买了一把消防斧,自己还准备了一把长枪。另外,胡文海还买了张假身份证,准备逃跑时用。
接下来的时间,便是一边调查,一边等待时机。而他为此次的行动,列了一长串目标名单。
2001年10月26日晚间,胡文海将村干部等人约到自己家中,拿枪逼迫他们写贪污的证据,村干部不从,并与之发生口角,胡文海先是一枪将煤矿销售员李继打死,后又授意刘海旺攻击胡根生,胡根生受伤倒地后,胡文海又补了一枪,胡根生装死,侥幸逃过一劫。刘海旺因恐惧,逃离了案发现场。
而此时的胡文海,已然被仇恨掩盖了理智,杀红了眼的他,按照名单上的名字,挨家挨户杀戮,因大多数人家中仍有亲属在,胡文海也一并将他们杀害了。胡文海所杀的人中,包括村委会的书记,会计等干部,另外还有煤矿上的矿长,与之有过节的高家兄弟等,总计14人。
当记者问他后不后悔时,胡文海回答说不后悔,那些人贪污至少500万,自己去镇上告状没人理,他们又想害自己,自己做的一点都没错,就是遗憾没把他们所有人都杀了,因为他担心那些幸存的人,以后会欺负他家人。
在庭审中,胡文海主动站出,帮刘海旺揽罪,说他并没有杀人,甚至在自己行凶过程中,一直劝阻自己,但侥幸逃过一劫的胡根生却反映刘海旺拿斧子砍杀自己,与胡文海是合谋关系。
最终,法院判处胡文海,刘海旺死刑,于2002年1月25日执行枪决。
更多案件,欢迎扫码关注公众号:【谜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