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三国迷才懂的梗?

“来日可严整队伍,大展旌旗。老夫自出,只用一席话,管教诸葛亮拱手而降,蜀兵不战自退。”

“丞相何故大笑?”

“吾儿奉先何在?”

“曹操何在?”
“前面骑黄马者是他。”
“穿红袍的是曹操!”
“长髯者是曹操!”
“短髯者是曹操!”

“我记不得许多名字”

不吃泻药

曹丞相费尽心机的把大才女蔡文姬从匈奴人手里重金赎回,却出乎意外的对她没有某些路人皆知的想法,由此可见,小蔡蔡人妻属性肯定是达标了,但……

明人《玉堂漫笔》载:正德朝有学子,仪姿雄正,貌颇堂皇,俨然文曲之相。及乡试,主考望之甚奇,遽取其卷读之,笑而批曰:“真河北名将也。”生不明其意,有同窗以诗解曰:“可怜白马死,难免延津亡,河北真名将,到此梦黄粱。
国朝既兴,有夷人擅蹴鞠名贝利者访华,至成都,入武侯祠,独拜恒侯。众不解,贝利泣曰:“此故长官也,虽远必拜。”
《三国志·张飞传》载:“益州既平,以飞领巴西太守。”

诸葛亮初治蜀,以汉德地险,命杨仪督工凿石架空,修造阁道,以通行旅,又倚崖砌石为门,号曰剑阁。适魏延统军出关,观此形胜,赞曰:“此隘可为雄壮矣。”左右曰:“此杨长史所筑。”魏延又赞:“果然人如关名。”
操破荆州,丕随父在军中,先领随身军,径投南阳孔明家,见一妇人痛哭,丕向前喝问,妇人告曰:“妾乃诸葛之妻黄氏也。因孔明出随豫州,不肯远行,故留于此。”丕欲得大功,令左右执下,按剑坐于堂上。
却说曹操统领众将入卧龙岗,至诸葛草堂门下,黄氏出拜曰:“非世子不能保全妾家,愿为世子执箕帚。”操视之曰:“真吾儿妇也。”遂令曹丕纳之。丕大悔。
芒砀山中产异蛇,尖头扁腹,通体鳞青,土人皆呼之为陈思王。世有未解,有熟知风土者曰:“此蛇毒甚,每噬人,七步即毙,倒伏成尸,是以子建名之。”
凉州多骏足,皆麒骥之属。中平三年,董卓得凉种一匹,喜其雄骏,乃豢于营中,号曰赤菟。永汉元年,董卓进京,赠赤菟于吕布,使杀丁原。布得之甚喜,驰城飞堑,每随驱乘;至建安三年,曹操诛布于徐,遂馈赤菟,以邀关羽,羽欣然纳之,不离左右。建安二十四年,吕蒙袭荆,羽败走麦城,行不及半日,为追兵所戮。赤菟数日不食草料而死,世以“忠义”誉之。
  《伯乐相马经》云:“马种如人,贵龀贵韶。寿逾三十、齿白者,纵麒骥骅骝,亦归羸驽,殆不堪用。”
荀湛问学于许,曹公设席宴之,矜夸曰:“孤虽戎不解鞍,亦重经学,麾下武人,无不精熟典籍。”荀湛试问曰:“仲尼诛少正卯事,众卿其意为何?”曹洪惊曰:“许下盗匪,非某所辖,请咨夏侯将军。”又问元让,夏侯惇独目圆瞪,拔刀喝叱:“仲尼何人,竟擅行戕杀!宜速付有司名正典刑。”荀湛略疑,又转问许褚,许褚少赣,默然许久,方答:“不知,或是董卓遗党。”荀湛语于曹公,曹公怒,曰:“此必青州兵所为,彼黄巾旧部,军纪甚惫。”急召于禁责骂。于禁惶然不敢言,口称万死。
后荀湛游学至南皮,谒袁绍,尽言其事。适绍讨曹,闻之大喜,遂传檄四方,中有文辞:“阉曹无德,凶暴放横,所过无不残破,前戮徐、泗之地,又使仲尼诛少正卯,天下壮士,宁不怀恨欤?” 两晋学案》载:“汉季经黄巾之乱,千里荒殚,人物丧尽,学多不彰。
初,绍欲伐曹,田丰阻谏,绍不从。丰恳谏,绍怒甚,械系之。绍军既有官渡之败,绍谓逢纪曰:“田别驾前谏止吾,吾惭见之。”纪曰:“丰闻将军之退,拊手大笑,言‘袁公若胜,吾大姓颠倒写。’”绍于是有害丰之意。
曹操苦头风,召华佗诊之。佗曰:“先饮麻沸散,刀开头颅,取出风涎,可愈。” 曹操疑惧,仍使华佗施术。术既毕,华佗自矜曰:吾先为关君侯刮骨去毒,又为曹丞相开颅去涎,可谓完满矣!” 操大惊:“刀可洗乎?” 华佗默然,遂下狱死。操不日亦亡。
 建安十七年,塞北送酥一盒至。太祖自写“一合酥”三字于盒上,置之案头。杨修入见之,竟取匙与众分食。众问其故,修答曰:“ 盒上明书一人一口酥,岂敢违丞相之命乎?” 众大喜,一扫而净。适荀彧有疾迟至,见盒,疑而问修:“此何物?”修对曰:“丞相所馈也,卿可自取。” 彧发之乃空器,遂饮药而卒。时年五十。谥曰敬侯。
 操与马超战于潼关。西兵悍勇,纵骑攻之,操军不敌,遂大溃而走。操杂于乱军之中,马超策骑疾追,乃大呼:“长髯者,曹操也。”操闻之大惊,割须弃袍,以旗角掩面,方亡归本营。众来问安,操抚膝大哭:“倘使云长在侧,孤必不致此。”众将问曰:“关君侯武姿卓然,丞相颇思否?”操对曰:“吾思云长美髯也。”
关羽镇荆州,有女二人,一名嫣,一名容。孙权遣使求亲。关羽甚喜,然未知二女取舍,踟蹰未决。使者再三催之,关羽召二女于前,曰:“汉吴联姻,国之大事,汝谁可任之?”嫣时十四,有乃父之风,慨然出步应承。羽大喜,遂语于使者曰:“吾女嫣,能嫁权子。”
  使者惊而未发,回转江东,具告孙权:“关将军辱之太甚,傲之太甚,竟言虎女焉能嫁犬子。”孙权怒,遂北降曹魏,合兵袭荆。
  关羽,字云长,河东解县人也。时燕赵之地,与江南方言钜异。北滞于沉浊,南失在浮浅,互不能通,多有听谬而错悖者。
备住荆州数年,一日席间在刘表之侧,忽慨然流涕。表怪问备,备曰:“吾常身不离鞍,髀肉皆消。今不复骑,髀里肉生。日月若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表宴然自若,解曰:“玄德毋忧,汝抚之者,是吾髀也。”
操与绍相拒于官渡。绍谋士许攸投曹,夜入营帐,问彼粮谷。操伪曰:“计一年之久”攸曰:“明公欺我。”操又曰:“半岁尚济。”攸不言,袖手冷笑。操离席长谢:“止月余矣。然先生何以知之?”攸徐曰:“仆本不知,然观明公左右,便知粮蹙之由矣。”
  《三国志·许褚传》曰:“许褚字仲康,谯国谯人也。长八尺馀,腰大十围,容貌雄毅,勇力绝人,好酒食,饮啖兼人,每赐食於前,大饮长歠,左右相属,数人益乃供,太祖壮之。后从曹公讨袁绍於官渡,常侍左右。”
魏延在蜀中,每随亮出,欲请兵万人,与亮异道会于潼关,而亮为万全策,不许。延志不得伸,心积愤懑。而又与杨仪交恶,深怨葛氏偏袒太甚。凡数年,腹部辄绞痛,发时汗如雨下,鞍马不扶。医者断曰:“将军情志所伤,忧思恼怒,而致横犯胃腑。此吞酸之症也。”延请其方,医者曰:“名姓或有碍。”
  《魏延别传》云:“魏延,字馈阳,义阳人也。少时慷慨,于乡里乐善好施,多行义举,曾放言曰:“但有寸金,必馈吾乡。”故表字“馈阳”。后,人谓不祥,遂改之。
孟德刺董不成,为陈宫所获。宫感其志,亲释之,随其行。中道宿吕伯奢之邸。陈宫早寐,独在一屋。而操与伯奢联床抵足,共论夜话。伯奢曰:“窃闻黄土以其仁厚,能负载万物。是故轩辕主后土之养气,而庇佑下人。卿欲效轩辕而甘负天下之兴亡乎?操慨然对曰:“操自当砥砺心志,荷负天下重责。宁使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适宫起夜,只闻操对句后半,心不自安,遂弃操而去。

可以看马伯庸的《三国新语》,里面不少梗你都要对三国有所了解,才知道笑点在哪。

1. 操与绍相拒于官渡。绍谋士许攸投曹,夜入营帐,问彼粮谷。操伪曰:“计一年之度。”攸曰:“明公欺我。”操又曰:“半岁尚济。”攸不言,袖手冷笑。操离席长谢:“止月余矣。然先生何以知之?”攸徐曰:“仆本不知,然观明公左右,便知粮蹙之由矣。”

《三国志·许褚传》曰:“许褚字仲康,谯国谯人也。长八尺馀,腰大十围,容貌雄毅,勇力绝人,好酒食,饮啖兼人,每赐食於前,大饮长歠,左右相属,数人益乃供,太祖壮之。后从曹公讨袁绍於官渡,常侍左右。”

2. 后主敬哀皇后,车骑将军张飞长女也。初,建安五年,时夏侯渊有女年十三四,在本郡,出行樵采,为张飞所得。飞知其良家女,遂以为妻,产息女,是敬哀也。

章武元年,时后主未立皇后,亮与群臣上言曰:“故车骑将军张飞之女甚贤,年十七岁,宜纳为正宫。”后主即纳之。后亮初亡,言事者或以为可听立庙於成都者,不从,野有后主怀怨于葛公之议。

裴注引《敬哀别传》云:“飞之仪容,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渊之仪容,虎体蕴臂,彪腹狼腰,俱一时悍勇之士。”

3. 袁绍本妾生,常自介怀。适马超造绍,绍与之语:“恨不得嫡出,为公路诸小所嘲。孟起亦是庶出,必知吾心。”超从容对曰:“仆不为嫡出,不胜庆幸。”

《白虎通义.姓名》曰:“嫡长为伯,庶长为孟。”

4. 芒砀山中产异蛇,尖头扁腹,通体鳞青,土人皆呼之为陈思王。世有未解,有熟知风土者曰:“此蛇毒甚,每噬人,七步即毙,倒伏成尸,是以子建名之。”

5. 明人《玉堂漫笔》载:正德朝有学子,仪姿雄正,貌颇堂皇,俨然文曲之相。及乡试,主考望之甚奇,遽取其卷读之,笑而批曰:“真河北名将也。”生不明其意,有同窗以诗解曰:“可怜白马死,难免延津亡,河北真名将,到此梦黄粱。

6. 国朝既兴,有夷人擅 蹴鞠名贝利者访华,至成都,入武侯祠,独拜桓侯。众不解,贝利泣曰:“此故长官也,虽远必拜。”

《三国志张飞传》载:“益州既平,以飞领巴西太守。”

7. 邓哀王冲字仓舒。少聪察 岐嶷,生五六岁,智意所及,有若成人之智。年十三,建安十三年疾卒。太祖亲为请命。及亡,哀甚,祭曰:生子当如孙仲谋。

8. 明永历年间,闽中有书生擅写志怪。建阳坊主余象斗爱其才,惟恐稿成不速,乃问:书约二十万言,卿每日可完字几何?” 书生对曰:可比三国时飞将军夏侯妙才。象斗大喜,遂不问。月余,索其稿,竟未成。

《魏书》载:渊为将,赴急疾,故军中为之语曰:“典军校尉夏侯渊,三日五百,六日一千。”

9. 一十八路诸侯讨董,会于虎牢关。吕布横戟阵前,诸将震惶不敢前。惟张飞跃马搦战,矛指喝曰:“本著吕氏,又投丁原、董卓,真三姓家奴也!”吕布岿然不动,刘备上前,喝曰:“本著吕氏,又投丁原、董卓,真三家姓奴也。”西凉军俱大疑,以目瞋布,布为之气夺。董卓遂弃洛阳。

大魏吴王孙十万,大汉忠臣曹孟德,携民渡江伪君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