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导致的记忆力及逻辑能力下降如何恢复?

我也是,很愁人,那些没亲身经历过的就别强答了,你永远不知道一个神经症(抑郁症/强迫症/焦虑症……)病人有多挣扎

—2017/4/11 在第一句话里的用词 是「慢性抑郁」—
在病情尚可控制的情况下,自我调节并非不可取,但是对于达到「一定程度」病情的病人来说,盲目使用民间的方法几乎无效。\\n抑郁症是有可能致命的病,所以在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急于告诉大家不要惧怕求医治疗,否则有可能拖延病情。如果时不时地有「失控」的感觉,还是求助一下专业人员比较好。
每个人都戴着一副情绪的有色眼镜,在与不在发病中,感官世界完全不同。所以可以默默分辨筛选他人的谏言,如果别人的鼓励反而使自己痛苦,那就不要往心里去了。试试在论坛跟病友们交流,一定会有人理解你的。
(距离上一次编辑这段文字已经过了很多个月,这次更新摘抄了一点我在评论里的回复。感到非常抱歉,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一一回复网友的信息,因为自己也尚在和阶段性反复发作的慢性抑郁对抗中,不想在发作期间大倒苦水让大家为我担心。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把我当成树洞,我愿意看的,可能会抽时间回复一点点。)
关于服用药物,我能理解患者在发作期间痛苦得度秒如年。可是药物的效果没有立竿见影,不代表它完全没有效果。精神类药物种类很多,如果觉得正在服用的药实在不适合自己,请定期复查,请医生给自己调整一下药物品种或剂量。尽管就医很困难,还望病情不乐观的患者务必定期复查,不要擅自停药。
抑郁症耽误了人们太多太多了。但是既然已经生病,就没有两全的办法。舍得放弃一部分期待,放弃思考,请尝试着容许自己再等一等,没准就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原回答—
正在遭受慢性抑郁症的各位,千万不要相信网上一些高票所说“自我调节”可以成功摆脱抑郁。\\n 在知乎上看到过很多关于抑郁症等精神障碍的问答,有一个让我非常生气的现象\\n——获赞多的答案很多时候不是专业医生的回答,而是一些患病时程不长,甚至没有得过(抑郁症、强迫症等),却偏要在这些问题下面掺和一脚的人们。\\n——大家需要区分一下抑郁情绪和抑郁症。\\n 请你多了解一下抑郁症吧,那是疾病啊,是痛苦到会致人主动求死的精神障碍。
每个人的家庭环境不同(很多人们的心理阴影都是从童年时期开始就被反复烙上的),各人自身体质的情况千差万别。然而有的人偏偏把他的痊愈统统归功于自己的“自我调节”“坚持”“意志力”,状况严重一些的患者可能被这些好心激励的话推上绝路。
—\\n抱歉,无法正面回答题主的问题,我只能举几个缓解疾苦的小贴士:\\n洗温水澡、调整呼吸、瑜伽和健身纠正体态(在知乎搜索调整体态的教程,我个人实践后发现相比驼背,收腹挺胸对人的情绪也有改善,体态不好,人不舒服,心情也会打折扣)等。\\n我会继续寻找答案的,欢迎大家在评论区补充你们的宝贵经验。
—更新一点说给持续型抑郁患者的话—
由于抑郁症通常会反复发作,病情加重时,常常需要被迫放弃原本的目标和期望。适应状态的落差(“适应状态的落差”手动加粗)是非常值得病友们修炼的技能。对有责任感的病人来说会有些难。
抑郁症患者往往不能意识到自己的能量值在不知不觉中走低,在感到很累很难受的时候,仍给自己施加压力,试图以“意志力”来克服种种不适。而硬撑的结果有两种,一是熬着做完了该办的事;二是拼到油尽,半途崩溃,整个人陷入了巨大的自责感。
切忌!切忌试探自己承受压力的极限。在承受能力较脆弱的时候尽量远离负能量(方式例如暂时离开喋喋不休的父母,或是当自己抑郁发作的时候暂停阅读悲情故事)。发作时只能歇会儿再工作,累积的负能量必须有一个出口,否则到某个临界点,人真的会崩溃。身体最重要,此时放纵不遵医嘱,病痛可能会一点一点地剥夺患者更多的人身自由。
发作时期无尽的无力感会时不时来看望你,有时候抑郁症状会持续很久很久,因为它不得不放弃计划的时候,不要太自责,学会勇敢地褒奖在抑郁期间碌碌无为的自己,因为你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而是在跟可怕的摄魂怪作斗争。
不要放弃治疗哦!❁

这样吧,没人说其实这句话真的很难读吗?

知乎鸡汤够多的了,而关于抑郁症的更是让人作呕一帮人要么轻度要么根本就只是抑郁情绪,就跑来教一堆重度抑郁怎么调节情绪?你们知道个屁知乎上这帮人就和跟一个瘫痪在床的人说你站起来走两步就好了你们根本不懂抑郁症患者的痛苦,就别他妈瞎灌鸡汤了。我是重度抑郁+重度焦虑,并且有过自杀未遂,现在倒是好了一些我是如何应对的?住院,吃药,以及放弃思考。其他的什么运动,出去散心根本毫无意义毫无意义。我已经什么都不在意了,我不再像过去那样写东西,也不再像过去那样看书,我不在试图抱有任何能被治愈的希望。至于记忆力和集中力受损,对我来说,我已经失去了那么多,在失去一些又能怎么样。挣扎是没用的,因为越挣扎越痛苦,而不挣扎虽然也在失去,也会痛苦,但至少没有那么痛苦。

谢 筑室 邀
这个问题目前并没有解决方案,目前任何宣传具有“治疗”甚至“治愈“能力或效果的宣传,如果不是伪科学的话,至少是夸大宣传。目前这个困境的原因在于,我们一方面并不了解抑郁症的病理机制,另一方面也并不完全了解记忆的形成(forming)和唤起(recall)机制。在这里,我只能根据经验提供一些假设。
对于记忆,我们感知最多的是 ”短期记忆“(Short-Term Momory). 短期记忆就像便签一样,短暂的存储我们意识中正在处理的信息。通常地,短期记忆能存储7个左右的元素,存在的时间在10秒左右。比如我们记忆一个新的手机号,一般人通常没有办法一次把一个手机号记全,因为手机号是一个11位数字,除了第一位数字1是确定的,剩下的10位近似于随机的,那么要记忆这样一个号码就需要10个单元的存储,这超出了大部分人短期记忆的处理能力。心算、同生传译等也非常考验一个人的短期记忆能力。在短期记忆中,我们记住的不是完整的概念,而是像“链接” 或 “指针” 这样的东西。
如果短期记忆没有经过进一步的处理,它很快就永久性的消失了(~10 s)。但是很多事情是重要的,我们不能让它这样消失,所以我们需要在意识里面对这些短期记忆的信息进行操作,给短期记忆的“链接”和“指针”赋以实体,让短期记忆中的内容拥有逻辑性、顺序性、因果性、形象性等方面的特征。这给予了短期记忆的内容以意义,并且将它跟个人在以往记忆中知识关联起来。这样的短期记忆就转变为了“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在实际中,“工作记忆”经常地与“短期记忆”混淆使用,虽然前者具有更丰富的意涵。工作记忆由于具有更丰富的意涵性以及逻辑性(与“知识”的联系),它能被记住更久,而且经过重复可能转变为“长期记忆”或者“知识”。工作记忆由于需要在意识里对短期记忆进行操作,所以它跟人的“动机”水平有很大关系。当一个人感到能量满满,做事有干劲时候,工作记忆的能力显然会高些。
另一方面,研究人员很早就注意到抑郁症和抑郁情绪会明显的削弱人的记忆表现 [3], 并且记忆问题并不只是抑郁才会有。但是,抑郁和抑郁情绪并不会妨害人对记忆的编码和解码能力[4],所以问题一定在其他方面。进一步的研究发现,抑郁会压制人的短期记忆表现[5]:
<Fiig. 正常人与抑郁症者的短期记忆表现; C, 正常人群; D,抑郁症者>
这种压制是统计显著的,但是还没有达到“有”和“无”的差距。在 知乎 Live – 全新的实时问答 中提到,我们的神经系统在疲劳等外部压力下会产生相应的应激反应,这包括“动机”的下降乃至消失,也就是即使做了很大努力也做不出事情来;以及注意力调控的降低。而抑郁症(神经系统面对压力崩溃)者在发病期的动机缺失和注意力缺失会非常的严重 [6],这导致短期记忆无法转换成工作记忆和长期记忆。也就是说,抑郁症者会出现大段的记忆空白的情况,这些丢失记忆的时间往往就是病情严重的时间(动机完全丧失)。
总结一下抑郁症/抑郁情绪对记忆的影响:
短期记忆能力降低注意力调控和动机水平降低,使得工作记忆受到很大影响,难以理解事情的逻辑、话语的逻辑在发病前会出现记忆大段空白的情况所以我们仔细想想会发现,抑郁和记忆力、逻辑理解能力的降低,可能不是因果性的,而更像是同一件事的不同方面——抑郁情绪是一部分症状、记忆受损是另一部分症状。当记忆水平下降的症状出现时候,即使没有感受到抑郁情绪,也是病情出现反复/加重的表现 [6]。
一个典型的抑郁症患者会经历多次的病情的反复,这个过程可能持续数年甚至更久。在病情相对稳定的阶段,相比于发病之前的健康时期,个人的动机水平、注意力调控能力也是受损的,这使得即使在这个时期,记忆力和逻辑能力也有明显的问题。所以问题的症结还是在于抑郁症并没有完全的恢复——即便很久不发病。患过抑郁症的神经系统是已经至少崩溃过一次了,它是很脆弱的,在未来压力再次出现时,即使不如第一次发病时那么严重,也可能诱发新一轮的病情。一些记忆训练的方法或许能有帮助[7], 这是通过功能的代偿和现有系统的强健化来实现的,不大可能恢复如初,就像一个摔碎的瓶子,无论如何修复都无法恢复到完好的模样。
—-
[1] Murdock, Bennet B. "Short-term memory." Psychology of learning and motivation 5 (1972): 67-127.
[2] Baddeley, Alan D., and Graham Hitch. "Working memory." Psychology of learning and motivation 8 (1974): 47-89.
[3] Burt, Diana Byrd, Mary Jo Zembar, and George Niederehe. "Depression and memory impairment: a meta-analysis of the association, its pattern, and specificity."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17.2 (1995): 285.
[4] Blaney, Paul H. "Affect and memory: a review." Psychological bulletin 99.2 (1986): 229.
[5] Williams, Reg Arthur, et al. "Changes in directed attention and short-term memory in depression." Journal of Psychiatric Research 34.3 (2000): 227-238.
[6] Musty, Richard E., and Lee Kaback. "Relationships between motivation and depression in chronic marijuana users." Life Sciences 56.23-24 (1995): 2151-2158.
[7] Steven H. Zarit, Dolores Gallagher, and Nan Kramer. "MEMORY TRAINING IN THE COMMUNITY AGED: EFFECTS ON DEPRESSION, MEMORY COMPLAINT, AND MEMORY PERFORMANCE." Educational Gerontology 6.1(1981):11-2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